Castle in the wind

【娘塔利亚】Daughter Factory

主米英、红色,先糖后刀
脑洞来源于想扩个阿妈扩不到的自己
伪Dover,假的一家三口x
辣鸡文笔欢迎随时吐槽,ooc太多求狠揍,不定期更新
纠正艾米丽自称应该是Heroine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(2)
在到达客户家庭的第一天,艾米丽成功地感冒了。
带婴儿肥的小肉团被猫咪橘色毛毯包裹,瑟瑟发抖,妄图胡乱抹去眼泪和被药水弄得发苦的舌头的手啪地被罗莎拍开,乖乖仰头让她攥着清香型餐巾纸擦干净。
对面的女士晃晃高脚杯里的红酒,抬手揉了揉艾米丽发顶:“这就是我的上司圣诞夜突然夺命连环call,剥削员工的理由?圣诞大餐都没有,姐姐我好伤心…”
“停停停停停!”,罗莎即使打住弗朗索瓦丝的吐槽,“现在,回答我,这个年龄阶段的小孩子吃什么?”
“Heroine不是小孩子!Heroine要吃憨八嘎!”
抗议的艾米丽被弗朗索瓦丝抱起放在腿上,窝在她胸前感觉暖和了点,便往里面缩了缩安静下来,吮吸手指,眨巴蓝色的眼睛看着罗莎。
“这是你跟谁的孩子?”
“不是我的,来源…有点奇怪,是个叫DF的公司送来的。”
罗莎看着弗朗索瓦丝怀里沉睡的“小天使”,呐呐回话。谁能想到,刚刚那么麻烦的小家伙睡着了那么可爱,称为厄洛斯翻版也不为过。从玻璃柜里再取高脚杯,续上暗色液体:“我以为那是一个恶作剧…世界上怎么可能有给你孩子的公司,号称交易梦想与爱…像个人贩子组织。”
“联系方式呢?”弗朗索瓦丝低头,红唇在小家伙滚烫的额头上碰触一瞬,好在已经有点退烧,“还有售后服务。”
圣母啊,我怎么知道,这网站比吉普赛人偷渡还要悄无声息。
罗莎悄悄翻了违反淑女气质的白眼。

最后,弗朗索瓦丝实在看不下去自己的生活废上司,掀裙子(划掉)撸袖子用了点冰箱存的剩余食物给罗莎和自己弄了点速食意面,没等罗莎拉开椅子又冲进厨房。
不得不说,法兰西人民的厨艺征服了罗莎被各种垃圾食品荼毒的胃,罗莎以前直接微波处理的面加上罗勒、橄榄油、番茄回炉瞬间level up。
柯克兰“特工”安静地吸着面条,从门后盯着弗朗索瓦丝如是想。
弗朗索瓦丝用来摇晃红酒的手现在握着刀切开苹果,利索去核去梗,拨进瓷碗里,取柜子里一个怪异的玻璃瓶浇上黑色酱汁。
罗莎有点忘记了那瓶是什么,似乎是爱丽丝·瓦尔加斯从家乡带来的特产。
“闻闻…”浇了暗色液体的苹果泥在罗莎鼻尖晃悠,“堪比黄金一样珍贵的调料。”
“emmmmmm…酱油?”
“巴米萨克醋!不列颠人!你的鼻子是不是被死扛熏出问题了?葡萄汁和樱桃木的香气…老天”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