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stle in the wind

【娘塔利亚】Daughter Factory


主米英、红色,先糖后刀
辣鸡文笔欢迎随时吐槽,ooc太多求狠揍,不定期更新,日常坑刚填了点就又来脑洞
纠正前文醋名其实是巴萨米克醋,小学生文笔的痛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(3)
“弗朗索瓦丝!弗朗索瓦丝!”
正埋头文件的罗莎太阳穴一抽两眼发黑,适应了一下客厅里温暖的灯光,绿眼看见某个睡饱了的小鬼踮着脚半挂在冰凉的落地窗上,单边肉乎乎的脸贴着玻璃挤出一个滑稽的傻笑,手指戳着外面白茫茫的雪地,“那是什么?像绵白糖一样…”
那个法兰西女人抱起乱爬的小孩,托在胸前,远离过冷的地方:“是雪哦,小heroine。”
艾米莉显然没有理解什么是雪,腮帮子连带鼻尖也贴了上去,当然她也没有兴趣,除了吃的。她吮着手指,拉拉弗朗索瓦丝袖口:“雪好吃吗?heroine想试试雪夹苹果,应该是甜甜的,会不会像冰淇淋呢?”
淑女的洁癖爆发,罗莎忍不住打断:“雪太…”
“雪是一个人,用纸剪出的小礼物送给心爱的姑娘,heroine不可以吃掉别人的礼物哦。”弗朗索瓦丝黛紫双眼在罗莎的脸上划过,闪过一丝莫名的微笑,撩开艾米丽的金发亲吻额头,“heroine真可爱。”
艾米丽咯咯地笑了起来,也亲了弗朗索瓦丝侧脸一口。
法兰西人总是和她对着干,罗莎看着“母女情深”这样想,内心又补充,但她总是对的。她端着空的茶杯放进水池,泡进洗洁精,在一块浅蓝抹布上擦去水渍,踩着拖鞋上楼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是雪呢…
王春燕踩着新买的靴子在街道上旋转了一周,鲜红裙摆绽开如一朵火焰的花,手背上落下细小雪花就这么附在手套表面的毛线上。
她总想象着灰白云端有个神明在撒糖霜,来不及吃掉地上冷掉的甜甜圈就被赶走,云一样灰白的胡子被气的吹气起来。
大约只有十四岁的小姑娘就这么在冷清的地方,依着芭蕾老师教的悠然旋转…旋转…旋转…然后撞上一个人。
“燕子?”
黑色皮手套握住红色毛线手套,拉进怀里用宽大外衣裹住小小的燕子,冷冰冰的鼻尖接触到温暖空气有点痒痒,蒙头在里面蹭了蹭:“阿尼亚…”
高大斯拉夫女性任着小姑娘取暖,想到了什么又搂紧了:“燕子怎么不等我接就自己出来了?”
“想看雪。”
“看了四年了,不厌烦吗?”紫眸下垂对上饴糖样棕褐的瞳,轻松抱起她的燕子,坐进路边等待的轿车。
燕子抬起手让安雅帮她拿掉装了芭蕾舞裙和舞鞋的小书包,自己解开羽绒服扣子。冬季衣服太多无法灵活穿脱,窄小的袖口卡着不动,燕吃力地往下拉扯却没有效果。
尼古拉移开了目光不去看后视镜,用爪哇红猩猩的脚趾都知道,接下来安雅会帮助“她的”燕子脱衣服、各种嘘寒问暖。
无声地哼着不知道那里来的调子,
摇上车窗开动车子。
明明是自己先来的,但是姐姐的心里装的是春天飞来的黑色鸟儿。小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三个人的家门口,坐在纸箱上晃动双腿,胸口用别针别着张纸条。
尼古拉没有看,也没有心情去对待这个入侵他家庭的孩子。小时候占尽宠爱,现在姐姐更加疼爱来路不明的人让他想抓起把AK47冲进养鸡场疯狂扫射。
“尼古拉。”
“姐姐?”
“专心开车。”
他暴躁地用拳头捶了方向盘,换了张车载CD。

评论(1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