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stle in the wind

【all耀】王娥冤(上)


改编自关汉卿的《窦娥冤》第三折(他的棺材板要按不住了x),灵感来自鸦片战争,写得粗糙请丢菜叶子,剧场版各种出事
———————
路德且戴乌纱帽,胃疼黑脸:“下官监斩官是也。今日处决犯人,着做公的把住巷口,休放往来国闲走。”那四下鸦雀无声,半晌不闻费里西安诺敲锣,行折中之法,阿尔弗雷德代鼓三通、锣三下科。
伊万赤膊上阵,独不弃围巾,磨旗、提水管、押王娥上,催行,告监斩官去法场上多时了。
那粗眉“小娘子”面无表情,就这一脸浓胭脂水粉艳红唇开腔:“没来由犯国法,不提防遭侵略,叫声屈动地惊天。顷刻间先赴西洋界,怎不将天地也生埋怨—”
“有日月朝暮悬,有鬼神掌着生死权。天地也!只合把清浊分辨,可怎生糊突了红夷、天朝?”
这晌费里西安诺素裙荆钗而出,满脸面粉凑了个红白喜事,倒懵二三国。嘉龙见串角也不恼,抱着熊胳膊泪水涟涟:“为东的受贫穷更命短,开埠的享富贵又寿延。天地也!做得个怕硬欺软,却原来也这般顺水亚罗推!地也,你不分好歹何为地!天也,你错勘我命枉做天!哎,只落得两泪涟涟。”
伊万不耐,扯链催:“快行动些,误了时辰也。”嘉龙不防一个跟头,差香消玉殒,暗运气较力:“则被这枷纽的我左侧右偏,人拥的我前合后偃。我王娥向哥哥行有句言。”
“你有甚么话说?”链子被扯向另一边。
“前街里去心怀恨,后街里去死无冤,休推辞路远。”嘉龙蓄力,暗暴青筋。
“你如今到法场上面,有什么亲眷要见的,可教他过来,见你一面也好。”
“可怜我孤身只影无亲眷,则落的吞声忍气空嗟怨。”
“难道你爷娘家也没的?”
后台王耀暗记一笔欲夜里算账,嘉龙水袖一抹,花了胭脂眼泪:“只有个明爹爹,两百前下海去了,至今杳无音信。早已是百多不睹爹爹面。”
“你适才要我往后街里去,是甚么主意?”
“俺哥哥若见我披枷带锁赴法场餐刀去呵,枉将他气杀也么哥,枉将他气杀也么哥。告哥哥,临危好与人行方便。”唱着唱着掩袖耸肩。
“天那,兀的不是我媳妇儿——”五千岁黑发卜儿拉着小娘子哭,被伊万一拉吃了记玉手豆腐,恼羞成怒,将抄中华锅暴起。
“既是俺婆婆来了,叫他来,待我嘱咐他几句话咱。”
熊急不可耐搓搓手,换左手提水管:“那人,近前来,你媳妇要嘱咐你话哩。”话且尽,被王耀一招媳妇山升龙霸制服,熄了那作怪心思。
那厢王氏婆媳执手相看泪眼,嘉龙哽咽:“大哥,那眉毛儿把毒药放在羊肚儿汤里,实指望药死了你,要霸占我为妻。不想婆婆让与他弗朗吉吃,倒把他药死了。我怕连累哥哥,屈招了药死公公,今日赴法场典刑。婆婆,此后遇着冬时年节,月一十五,有瀽不了的浆水饭,瀽半碗儿与我吃;烧不了的纸钱,与王娥烧一陌儿。则是看你死的妹妹面上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
工作人员
编剧:某不良
总导演:濠境
艺术指导:耀
摄制/剪辑:菊
道具/化妆:湾湾
特效:白鹅(来自西伯利亚的关爱)
音乐:原曲粉碎机组合

演员表
卜儿-王婆(原蔡婆):耀
正旦-王娥(原窦娥):嘉龙
刽子手:伊万
眉毛儿(原张驴儿):亚蒂(活在剧本二人组之一)
眉父(原张父):弗朗吉
外-监斩官:路德
净-公人:意呆
———————
ps:认真参看了网上电影制作需要哪些人,但是没学过相关知识,而且绞尽脑汁凑不齐剧组,就罢了…强迫症毁灭自己
就是要捅刀子的同时要你们大笑:)
可坏了
叉腰


评论(3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