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stle in the wind

【all耀】王娥冤(下)


改编自关汉卿的《窦娥冤》第三折(他的棺材板要按不住了x),灵感来自鸦片战争,写得粗糙请丢菜叶子,剧场版各种出事
———————
普爷戴上墨镜前,众国快速掏出耳塞塞上,成功隔绝接下来撕裂耳膜的二泉映月。
“念王娥葫芦提当罪愆,念王娥身首不完全,念王娥从前已往干家缘,大哥也,你只看王娥小姐无娘面。”
被哥哥摁着灌了一肚子胖大海后,嘉龙吊嗓毫无压力,复使出抢钱的劲儿演:“念王娥伏侍哥哥这几年,遇春节将碗阳春面;你去那割让土地上烈些纸钞,只当把你亡化的妹儿荐。”
王耀直哭得稀里哗啦:“弟弟放心,这个哥哥都记得。天那,兀的不痛杀我也。”两兄弟正抱头痛哭,此时不知后方冒出西伯利亚的冷气,伊万掐了词扯耀离开,开枷锁:“兀那王耀靠后,时辰到了也。”普爷收了那旧胡琴,被阿尔弗雷德鼓点接上。
热气正足,正对着嘉龙跪下后却挺直的脊梁流汗浸湿囚衣。他冲太师椅上喝药的路德拜了三拜:“王娥告监斩大人,有一事肯依王娥,便死而无怨。”
“你有甚么事?”
“要一领净席,等我站立,又要丈二白练,挂在旗枪上。若是我王娥委实冤枉,刀过处落土,一腔热血休半点儿沾在地下,都飞在白练上者。”
“这个就依你,”放下汤药,路德眼色示意露西亚净席取练,“打什么不紧。你还有甚的说话,此时不对我说,几时说那?”
“大人,如今是三伏天道,若王娥委实冤枉,割让之后,天降三尺瑞雪,遮掩了王娥残躯。”
路德猛拍案桌,阿尔肥一阵紧锣起,又落:“这等三伏天道,你便有冲天的怨气,也召不得一片雪来,可不胡说!”
“大人,我王娥被割让的委实冤枉,从今以后,着这地球亢旱三年。”
“打嘴!那有这等说话!刀斧手,行刑!”
忽的阴风大作,除了露熊含了伏特加喷水管上,在场众国皆瑟瑟发抖,屈服于白鹅的鼓风扇下。
“呀,真个下雪了,有这等异事!”
露西亚手起管落,霎时白色雪花飘落在舞台上。嘉龙领口番茄酱包被破开,和装死的人一起呆在冰冷的地上。
“我也道平日杀人,满地都是鲜血,”露西亚喃喃,“这个王娥的血,都飞在那丈二白练上,并无半点落地,委实奇怪。”
“这死罪必有冤枉,早两桩儿应验了,不知亢旱三年的说话,准也不准?且看后来如何。”德国人收了案卷,着草席裹“尸”,“左右,也不必等待雪晴,便与我抬她尸首,还了那王婆去罢。”
落幕
———————
工作人员
编剧:某不良
总导演:濠境
艺术指导:耀
摄制/剪辑:菊
道具/化妆:湾湾
特效:白鹅(来自西伯利亚的关爱)
音乐:原曲粉碎机组合

演员表
卜儿-王婆(原蔡婆):耀
正旦-王娥(原窦娥):嘉龙
刽子手:伊万
眉毛儿(原张驴儿):亚蒂(活在剧本二人组之一)
眉父(原张父):弗朗吉
外-监斩官:路德
净-公人:意呆
———————
ps:大概会出个搞笑综合番外

评论

热度(11)